<em id="ip5jp"></em>
    <em id="ip5jp"></em>

          <wbr id="ip5jp"><pre id="ip5jp"></pre></wbr>

          <em id="ip5jp"></em>

            <sub id="ip5jp"></sub>

            <tr id="ip5jp"><p id="ip5jp"><i id="ip5jp"></i></p></tr><em id="ip5jp"><source id="ip5jp"><dl id="ip5jp"></dl></source></em>

          1. 讓家具的陪伴慢下來,追上這個速朽時代

            專訪

            家具的陪伴

            家具在我們的日常生活里隨處可見,與人產生肌膚之親,甚至有的會穿越歷史,陪伴好幾代人成長。

             

            編者薦語:

            王小波說,生活就是一個不斷被錘的過程??傆幸恍┤嗽诖诉^程中迷失,也仍有那么一些人,依然保持著應有的樣子。

            后疫情時代的人聲鼎沸里,慶幸,我們的床頭還擺有一本帶著我們“還鄉”的雜志,一本從未錯過這個時代的雜志【三聯生活周刊】

             

            以下文章來源于三聯生活周刊,作者三聯.CREATIVE

             

             

            除去睡眠,人的身體通常處于三種基本形態:坐、立與行走。有人測算過,作為一個上班族,“坐”占去一個人生命當中超過一半的時間,如果你是一個程序猿或者設計獅,這個比例可能更高。所以擁有一把好椅子就顯得很重要了。

             

            但是,你以為僅僅解決了人體工學,就算好椅子嗎?

             
             

            01

            做一把好椅子有多難

             

            德國現代建筑設計大師密斯曾說過:“椅子是最難做的,每個嘗試過設計椅子的人都心知肚明。這其中充滿無限的可能性,也有無盡的難題——椅子必須要輕巧,要足夠結實,還要坐著舒服。建一座摩天大樓甚至都比做一把椅子容易。”

             

            △ 密斯的巴塞羅那椅及設計手稿,「少即是多(Less is More)」即是由他提出

             

            做一把好椅子到底有多難呢?設計師韓軼深有體會,他現在就坐在一把自己設計的扶手椅上,還給椅子取了一個詩意的名字:逍遙。他讓我坐到“逍遙”上體驗一下。我才仔細打量了一下這把扶手椅。它其實是一張沙發椅,造型簡潔,看起來中規中矩,扶手與椅背構成一個“U”形,坐墊很厚,外面附了一層墨綠色的皮革,摸起來手感很好。

             

            別看他現在坐得舒舒服服,締造“逍遙”的過程可并不輕松。作為一個設計師,韓軼首先得知道自己要一把什么風格的椅子。市場上的椅子風格各異,有歐式、美式、意式和新中式,還有什么輕奢、極簡和北歐風。韓軼喜歡的是東方氣韻,又追求現代形式。所以,經過大約30版修改,“逍遙”有了造型古典,又不失現代感的外形。

             

            這當然不夠。韓軼覺得這樣的“逍遙”缺少點魅力和變化,但做一款花俏的椅子也實在不是他的風格。有一天,在與朋友交談中,不斷調整身體方向的韓軼忽然想到,“怎么不讓它轉起來?!”于是現在這把能360度旋轉的扶手椅原型誕生了。旋轉起來的“逍遙”,穩定的形態和體感設計在動靜之間取得了均衡,甚至有些許的頑皮可愛,更重要的是,坐在上面的人擁有了更好的使用體驗。

             

            △ 可以360度旋轉的“逍遙”扶手椅

            “大部分靜止姿態都要通過一些小幅的動態調整來提高舒適度,比如人類睡覺的時候每隔不到二十分鐘要翻身,幾乎所有人坐久了都會有伸腰或調整坐姿之類的習慣。”韓軼告訴我,當他坐在“逍遙”里,和左右兩邊的人談話時,稍微偏轉重心就可以左右顧盼,免去了頻繁轉頭的麻煩,又顯得輕松自在。

            但下一個問題又來了,就是如何更長久穩定地使用這把椅子,十年之后可否保障“逍遙”不變形、不塌陷。這是外觀設計不能完全解決的問題,它需要在制造過程里下功夫。韓軼讓“逍遙”采用了全金屬框架結構,然后用高分子定型棉一次發泡成型。相比常用的復合海綿,這種技術可以保證沙發極不易變形。代價也有,就是發泡高分子定型棉需要一整套鋁制的模具,成本高昂,且用戶是看不到這塊投入的。好處則是,即使一個超重的人非常高頻地使用“逍遙”,十年之內也不用擔心它會出現品質問題。

             

            △ “逍遙”不僅關注外觀,內置結構更是長期價值主義的一種體現

            南方的回南天對椅子也是一個考驗。因此“逍遙”的選配靠包里填充有羽絨,用便宜的鴨羽絨會在潮濕天氣產生淡淡的腥臭味,而韓軼則尋找到歐洲最好的鵝羽絨做填充,在任何天氣都沒有異味。即使這些都做到了,能說這就是一把“好椅子”了嗎?也未必。韓軼知道,一把椅子被投入市場后,要接受的考驗太多了。

             

            02

            把精益求精視為生存之道

             

            今年45歲的韓軼是西安人,1997年畢業于西安美術學院,他是班蘭家具的創始人兼設計師。在做家具之前,韓軼做過設計公司,還有近十年的家具零售經驗。2009年,他產生了做自主家具品牌的沖動。這股沖動緣起于之前他的一次參展經歷。那是他第一次去意大利參觀米蘭國際家具展,排隊到某著名品牌展位門口時卻被拒絕進入。韓軼氣憤并難以理解。后來從人縫里扒著看,明白了,當時國內相當一部分家具品牌都是從意大利品牌那里復制的。對一個學繪畫出身的人來說,這就相當于把臨摹的畫作當成自己的作品,還去賣給別人,他覺得羞憤難當。

             

            △ 班蘭創始人兼設計師韓軼

            2013年底,他正式創立了班蘭品牌,公司選址在廣州的一個小鎮上——石樓,工廠對面是商品住宅區,周圍沒有什么家具廠,班蘭家具顯得孤零零的,但韓軼一開始就看中了這里。2014年一整年,他就泡在廠子里,帶了幾十個打樣師制作修改樣品,房東見他們一幫人敲敲打打,悶頭干了一年多,一件家具都沒出售,便心生懷疑,跑來找韓軼,問他到底是干啥的。韓軼回答說:“我干家具的啊。”“干家具?哪有一年幾十個人叮叮咣咣,根本不出貨的?”房東說你干啥我都能接住,但是你得跟我說實話。

             

              

             

              

            △ 班蘭生產車間

            那一年多,韓軼的確一件家具都沒賣,而且做出來的大部分樣品都被砸掉了,很多都已是成品,材料成本就以百萬計。但韓軼沒有猶豫,工人們都覺得老板已經到了“變態”的程度。

            涂裝中心的賴毛毛2014年加入班蘭,他十幾歲初中畢業進入了家具行業,當時已經是一個有二十多年經驗的老油漆師傅。起初他也不理解韓軼的做法,按照他的經驗,砸掉的很多家具是完全符合銷售標準的,所謂的瑕疵即使是內行人都難以看出來,更別談消費者了。“有時候是兩個板材之間的縫隙多了半毫米,有時候是柜門的直角有一丁點沒打磨好,到韓總這里都很難過關。”

             

              

            △ (左)柜體頂板與側板采用工藝難度最高的45度組裝模式,只為一根線的簡潔

            △(右)茶幾翻折面板的合頁,所有螺絲全部方向一致

            如今在班蘭的辦公樓里,有整整一層用來堆放這些不達標家具。其中除了少部分最后會被處理給公司員工,大部分都要被砸掉。韓軼說,只有不斷推倒重來,才能不斷進步。

             

            △ 涂裝中心賴毛毛在指導組員工作

            因為深刻地理解并嚴格執行班蘭對于產品的標準,班蘭涂裝的標準也被稱為“毛毛標準”

             

            “在日下的社會環境中,原創成了一件稀罕事,因為它成本高,因為它很有可能失敗,因為稀缺,所以它顯得異常珍貴,熠熠生輝。但在我看來仿制是正常產業階段,原創也只不過是不“偷”東西而已。”在韓軼看來,原創只是本分,并不是水準高低的標簽。

            班蘭精心打磨的第一代產品面市兩三年后,市場上也不可避免地出現了仿品。負責制造運營的副總譚麗想要告對方侵權,但韓軼知道,即使費心費力打贏了官司,對方再注冊個公司,換套牌子就可以接著抄。韓軼也痛惡仿冒,但他并不擔心被仿。“仿制品的邏輯是走捷徑,而班蘭的核心觀念就是不走捷徑,怎么仿……”

             

            在這里,精益求精不僅是一種態度,更成為一種生存之道。

             

            03

            新基因正在中國制造中裂變

             

            班蘭今年最新推出的一款沙發,叫做“云杉”。當人往后靠時,沙發的靠背會自然形成一個弧度,把人包裹起來,他想要達到的目的是讓沙發產生“臂彎”般的感覺。為此,靠背不能太軟,軟了沒有支撐力,太硬也不行,而且面料必須給人溫暖的感覺。

             

            △ “云杉”的設計理念最初來自臂彎的感受

            為了這個“臂彎”,韓軼下了不少功夫。班蘭家具95%的主材都依賴進口,從布料、皮料、五金、木材等甚至到內置連接件。韓軼每年不得不花很多時間去國外尋找材料。有時為了尋找一塊有表現力的布料,他要跑上好幾個國家,遍訪各大生產基地。

             

            韓軼并非不想從國內找供應商,但經常會碰了一鼻子灰。比如一些非常不起眼的內置連接件,用國產件初裝沒問題,但用久了就會松動。韓軼考慮到很多客戶需要搬家,拆卸之后再安裝,連接件很快就會出現問題。韓軼問供應商為什么不能做點耐久的好產品,卻經常被對方懟得啞口無言——“這個十塊,那個六十塊,你有毛病嗎?你要也可以,你有多少訂單?少了不干!”面料、皮料等等更是如此,很多企業不是不愿意做質量好的產品,但受限于上游,上游又受限于更上游。

             

            △ 班蘭使用的定制螺絲

            考慮到客戶搬運、拆裝、超重量承重的需求,班蘭的螺絲對鐵含量、鍍層都有相應的要求

            急功近利的心態在制造行業非常普遍,一朝一夕難以改觀。班蘭的工廠里使用的重型數控設備是從意大利進口的,一臺將近160萬元。韓軼告訴我,他最初也去考察過臺灣設備,不到這臺設備的一半價格,而國產的價格不到30萬。韓軼問國內廠家的機器有什么不同,得到的答復是“沒什么不同,功能基本一樣”。“那為什么賣這么便宜?”對方直白地說:“好貨不便宜,便宜沒好貨你還不懂嗎?我們這個就是使用壽命短些,但你算賬啊,他160萬,能用十年,一年多少錢?我不到30萬,至少保證用兩年,修修調調再用兩年,一年多少錢?其實還是我們的劃算!”

             

            韓軼告訴我,家具行業有“AB面”的規則:A面做工考究,B面相對節省。甚至有些老匠人有個詞叫“偷”——“哎,我最近發現了一個很好的方法,能偷一塊兒特別重要的材料,省將近80塊錢成本出來。”剛入行的時候,韓軼聽到這個詞覺得很驚訝,后來才知道這幾乎是行規。

             

            △ 物料流轉小車

            負責制造運營的副總譚麗帶領團隊研究并創造了適用于多品種小批量生產可橫豎交互的物料流轉小車,生產實現快速流動,現場結合MES系統,讓信息流貫穿全生產流程,推動生產車間全面高效運轉,實現高效能全程精準交付

            中國是家具的傳統大國,但大多數企業的價值觀都很統一:做大做強,快點賺錢。又因為供應鏈比較低端,做高端制造自然舉步維艱,所以盡管中國制造震驚世界,但中國的工業系統在高端領域仍然很弱,設計領域在國際上仍然缺乏影響力。

            好消息是,有識之士開始建立了信心,開始顛覆中國制造的低端標簽和山寨基因,一種新的基因在整個中國制造業中裂變。班蘭就是其中的一個,“希望做世界一流品牌,做中國現代的獨立風格。”希望這種微薄的力量能夠連成一片,逐漸推動中國制造的轉型與升級。

             

            在班蘭的設計制造過程中,韓軼總結出一句話,叫“表里如一,問心無愧”。不僅不能“偷”,他還要班蘭所有的產品都可以翻過來,甚至拆開來賣。這也是班蘭的家具最大的特點——椅子下面、家具底部、沙發背面……各種邊邊角角的地方,其用材用料和做工都必須和正面一樣講究,不會因為看不見就糊弄別人,而且使用的布料、皮料都有供貨商出具的確認書,客戶可以隨時給對方發送郵件確認。

             

            △ 班蘭專賣店,銷售為顧客展示某把椅子的底面

            另外一個新趨勢是,消費者也在進步與升級,中國消費者不僅只重視“面子”,也愿意給“里子”花錢了,這反過來也在推動中國制造的品質升級。

             

            04

            好家具能讓你愉悅

             

            韓軼到現在仍然負責班蘭的售后工作,每一條售后問題都要親自過問。寧波經銷商葉子不無驕傲地說,有一個城市的客戶,購買了八把“蝴蝶”餐椅,近三年后其中一張椅背出現變形,這個客戶就試著找了售后,想看是否能修理一下。報到總部后,韓軼竟然要求把八把椅子全部更換。這一舉動把客戶和經銷商都嚇到了,但韓軼從那張問題椅子中看到的是,那批次產品在工藝設計中存在的問題,不能讓客戶和經銷商再失望七次。

             

            今年下半年,班蘭家具將推出“質保十年”的承諾,售出的家具在十年之內出現質量問題都給予免費保修。韓軼提出“質保十年”的概念時,在公司內部也遇到了一些質疑的聲音,他們覺得行業里沒有人會做這個事情,連歐洲一線品牌也沒敢提這個口號。但在韓軼看來,“質保十年”不只是一個簡單的口號,對企業來講,它其實對采購、品控、制造、運輸、銷售等各個環節,都提出了極其嚴苛的要求,倒逼企業在各個層面都有更精進的態度,甚至倒逼供應商去改變。“這會深入到企業的毛細血管,所有環節都必須為此去調整和提升。”

             

             

            △ 班蘭專賣店

            韓軼做過一款自己也很喜歡的抽屜柜,柜門一拉開,里面的抽屜全是明黃色。“為什么要做成明黃色的呢?”韓軼說,“你可以說好家具應該實用或者有各種各樣的功能,但我認為更好的家具是能夠讓你喜悅。當你拉開抽屜后看到的那一抹明黃色,可能會讓你在一天的灰暗生活中有一絲小小的愜意和喜悅。我覺得這才是我們關注的客戶價值,我們要干的事兒。”

            家具在我們的日常生活里隨處可見,與人產生肌膚之親,甚至有的會穿越歷史,陪伴好幾代人成長。韓軼說班蘭的目標是制造出無論風格形態,還是質量品質可以使用二十年以上的家具。而一旦穿越二十年時光,就意味著陪伴兩代人成長,大概就類似歐洲那種可以作為傳家寶的家具,見證著美好時光,盛載著家族記憶。

             

            (部分圖片來自班蘭、像素筆記 馮海泳 林宏賢)

             

            策劃:三聯.CREATIVE

            監制:高效

            微信編輯/設計排版:毛思雨

            作者:林非

             

            020-31038003
            (8:00~18:00)
            info@banlan.com.cn
            020-31038003
            (8:00~18:00)
            info@banlan.com.cn
            全國店鋪 >
            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石樓鎮潮田工業區南環路22號
            白丝班长深夜被啪到娇喘不停,白丝粉嫩小仙女自慰网站,白丝护士自慰喷水流白浆,白丝裤袜校服露自慰喷水